人人影评 难民孩子——他们一出生就被判了死刑

“我要控告我的父母,因为他们生下了我。”——赞恩By 溺水的大象

公众号/溺水的大象

 

“我要控告我的父母,因为他们生下了我。”

这个句话被翻译成各国语言,印在每个上映《何以为家》的国家的海报上。

 

IMDb评分8.4。

 

烂番茄鲜鲜度90%。

豆瓣评分9.1。各权威电影网站的评分都证明这是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。

《何以为家》到底在哪里触动了大家的内心,引起无数人的共鸣和好评如潮?
今天象姐就想说说这部电影,告诉大家究竟有多值得一看。

这是一部讲述在黎巴嫩平民窟里的难民小孩——赞恩的故事。电影根据真实故事改编。

在导演筹备影片初期,除了影片男主赞恩(小演员本名也是赞恩),其他出演的演员都是从当地平民窟的居民挑选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电影中表现得这么好,他们不需要表演,这就是他们的生活,很血淋淋,但也告诉太平盛世中的普罗大众——这,也是我们存在的世界。

-难民孩子,天生懂事-

在影片刚开始,赞恩就为了家里的生计到处打工,和妹妹去街上买果汁,去商店整理货品、送货。

当商店老板从店里拿了几包方便面让赞恩带给他妹妹时,赞恩离开商店那条街就扔掉了。

他知道方便面妹妹一定喜欢,但“礼”不能收。

一旦受了这些小恩小惠,将来都会成为威胁妹妹嫁给商店老板的把柄。

赞恩最在乎的妹妹月经初潮时,他不仅偷卫生巾、有条不紊地帮妹妹洗裤子。还嘱咐妹妹一定要把卫生巾藏好,以他们的处境,如果父母知道妹妹来了月经,就会“被结婚”。

生活教会了赞恩很多,大部分是残酷的现实,剩下的是无能为力的愤怒。

妹妹最后还是被强制嫁给了商店老板,同时也是房东,作为不涨房租的交换。

在这个家,孩子都成为父母生存下去的充分又必要条件,没能留下妹妹,让赞恩对这个家庭和父母从此失望。

他离家出走了。

流浪的赞恩遇上黑人女工,同样逃难而来的单亲妈妈,没有这个国家的身份证,属于非法移民,但是一个真正的母亲,带着尚在襁褓的孩子东躲西藏,但她却给了赞恩一个稳定的住所和平静的时光。

为了凑钱办留在黎巴嫩的伪造证件,黑人女工在一次外出“筹钱”的时候被警方抓捕。导致跟赞恩和自己的孩子断了联系。

或许在赞恩小小的世界里,他把黑人女工的孩子当成自己没有保护好被别人抢走的妹妹。拼劲全力养活黑人小孩。

当多嘴的人问“你弟弟(黑人小孩)为什么这么黑?”

赞恩童真地告诉对方:“我妈妈怀孕的时候咖啡喝多了。”

赞恩从电影一开始就扛起养家的担子,他的生存处逼迫他要清醒,也让他看得太通透,出生之后似乎就跟童真撇清了关系。眼睛里时刻都是焦虑与失焦,毫无光彩。

但说出“我妈妈怀孕的时候咖啡喝多了”的时候,让我们又想起,“对啊,他不过还是个孩子啊。”

甚至咖啡,他也只是见过,是一个颜色很深的液体,尝都没尝过。

此处是个泪点……

为了带“弟弟”一起活下去,赞恩又开始卖曲马多饮料(曲马多药片制成毒品替代物),赚取生活费,把钱藏在床头空心的铁栏杆里。

结果因为交不起房租,被房东赶了出来,藏着的钱,一分没能拿到。

绝望下,赞恩想把黑人小孩放在街头,自己躲起来,期望孩子可能被一个好心人抱走。

结果,放在街头的孩子却总朝赞恩扒过去。

无助又内疚的赞恩抱回黑人小孩,继续流浪。

自己流浪就很困难了,更别说带着一个孩子,自己还是个孩子。最后赞恩信了奸商的话,相信把孩子给对方能让孩子被一个好人家收养。

也相信,只要自己拿到出生证明后,自己也能移民去更好的国家,逃离垃圾一般的原生家庭,和自己的宿命。

而他回家拿出生证明。得到的却是妹妹死去的消息。还被父母嘲笑“你怎么可能有出生证明”。

这些孩子啊,从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死了。

“她只是离开了”。妈妈似乎想要安慰他,也安慰自己。

“离开?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离开!”扎因转身拿起一把刀,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。

他把刀刺向了妹妹的丈夫,也刺向了自己烂泥一般的生活和命运。

故意伤人,赞恩被关在了儿童监狱,他决定控告自己的父母。控告他们生下了自己。

-控告父母-

“法庭起诉”这场戏,算是电影的名场面。

但不得不泼一盆冷水的是,这种场景是不会发生在黎巴嫩的。

在那里,法律不允许孩子起诉监护人。

但导演还是这么安排了剧情。

电影是艺术作品,允许运用一些“出格”作为发声方式。

而法庭上,是唯一能让难民孩子,或者说父母一直生养的难民孩子获得共鸣,得到支持的途径。

导演说:“我希望可以让孩子直接面对整个社会系统去表达愤怒,而要达到这个目的,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法庭、通过他的亲口诉说”。

-结局回暖-

最后,电影里的赞恩笑了,因为他终于可以得到一张印着自己名字的身份证明。

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一切烦恼都将烟消云散,难民千千万,他们是一个庞大而庞杂的群体。

但电影的最后做到的起码是点燃了一束光,一点星星之火,是否能点燃每个孩子心里的希望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-真实的难民孩子-

为了拍摄《何以为家》,导演Nadine和她的丈夫抵押了房子才获得资金拍摄了这部电影。

在她着手为电影做准备工作之时,她发现当地许多孩子都很“平静”,不哭、不笑、不闹,哪怕玩具放在他们面前,他们也不会有好奇心,不会去拿起玩具。

阴暗笼罩着这些孩子的童年,让他们的童年失去光彩,将童心沉入海底。

 

Nadine曾尝试跟孩子交流,问他们“你们快乐吗?”

得到的回答基本都是“不”。

或者说从出生开始,他们就不知道快乐是什么感觉。

不理解活着的意义何在,没有被照顾,一直饱受饥饿,瘦骨嶙峋。

难道这些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是为了受惩罚?

难民孩子的经历触动了Nadine每一根神经。

 

将这群被战争摧残的难民的生活呈现出来也是《何以为家》的本意。

当大家看完《何以为家》,还在纠结“人类究竟为什么对生育有这么大的执念?”时,其实导演想让世界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命题,反战和难民

 

《何以为家》2018年在戛纳电影节上首映,电影播出之后,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,赞恩也和他的家人也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帮助下,同年被挪威政府接受。

赞恩在电影里说,想枕着枕头睡觉的梦想也得以实现,不仅如此,他还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床。

根据世界银行数据统计,截止2018年黎巴嫩国家人口685万人。

2011年,叙利亚内战爆发后,黎巴嫩人口肉眼可见的大幅增长,从2011年的520万,增长至2018年的685万。

如今的黎巴嫩人口,主要是400多万本国居民、几十万巴勒斯坦难民和上百万叙利亚难民构成的。

这是一个很庞大且残忍的数据。

导演Nadine正是用纪实性的电影语言,呼唤世界对战乱中的弱势群体给予关注和援手,呼唤人性不在冷眼漠视边缘人民的苦难,呼唤人类远离欲望支配的残暴。

每一个孩子都值得拥有一个明亮、生活在阳光下的童年。

 

人已赞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